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激情燃烧的岁月

瓯江潮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诗缘情  

2016-01-23 23:09:15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诗缘情 - 瓯江潮 - 激情燃烧的岁月
  

——对中国诗性文化传播的思考

斟一壶美酒,饮完唐诗,醉倒在唐诗里就是一种幸福。

多年前有一则报道,讲述的是一只阿联酋绵羊,自幼被主人用活鸡喂养,长大以后它就不再吃草,每当看到弱小动物就会像狼一样扑上去。这个故事说明“狼性”与“羊性”之间本没有“硬的界线”,不过是偶然选择“吃什么”和“不吃什么”。

这个道理同样也适于解释人的精神机能和文化生命的发育成长。一个人的精神机能和文化生命,不全是天生的也不是后天一成不变的,而是与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“精神食粮”,即一个人在精神生命发育成长时接触、获得、咀嚼、吞咽、消化、吸收了什么样的精神食粮息息相关。也可以说,在人性启蒙与“基础”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,读什么书或不读什么书,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他们日后以什么样的思维方式进行思考、以什么样的伦理方式做事、以什么样的情感方式面对各种问题。

一言以蔽之,即读什么书可能决定了他日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。现在我们越来越重视中国传统文化,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首先要明确“什么是中国文化”,然后才是具体的“传承什么”、“重建什么”或“让什么走出去”。在我看来,中国文化是“诗性文化”,而西方文化是“理性文化”。西方民族对人类作出的最大贡献是在科学方面,而中华民族最独特的创造则是诗学,这代表了两种不同文化生命的发育和生产方式。

西方哲人说“人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”,意思是人与自然的区别不在于其他方面,而在于人比自然万物多了一种理性的机能。因而,在西方学者看来,阅读的哲学书越多,人的精神机能也就越发达。在中国则有很大不同,如庄子《德充符》所说“人而无情,何以之为人”,认为人之所以不同于其他物种,是因为人比自然界的物质或生物多了一颗有情之心。所以古人说“正得失,动天地,感鬼神,莫近于诗”,古代圣贤特别强调“诗教”和“乐教”,而不是像西方哲人那样强调“沉思”与“思想”的根源。

“中华民族的最高智慧在中国诗学里”。按照当代的学习型社会理论,一个完整的知识谱系包括哲学、政治、实用知识、伦理与审美五个方面,分别对应于理念、现实、工具理性与制度理性、人之为理性生命的伦理原则及人之为自由生命的审美尺度。一种观点认为,中国古典诗词只是一种零散、破碎、非系统的知识,但事实并非如此,中国诗性文化其实拥有五种知识谱系。

在哲学上,中国古代和“子曰”一直平分秋色的是“诗云”,如同西方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不同哲学,中国历史上每个朝代都有自己独特的诗学,如诗经、楚辞、汉赋、南北朝民歌、唐诗、宋词、元曲等。中国诗学在中国古典文化中的位置,与西方哲学在西方文化中的支柱地位相一致。

在政治上,“诗歌之道与政通”,从周代的“观民风”开始,诗歌就是古代君主了解社会现实的渠道之一。以白居易的“补时政”为代表,古典诗歌一直是士大夫为生民请命的参政议政的重要方式。在实用知识谱系上,与立足于自然界的西方科学不同,诗性文化的主要特色是“实用理性”,涉及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,如《论语》中提及的“小子何莫学乎诗?诗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;迩之事父,远之事君;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”同时,西方诗学侧重于强调审美功能,而中国古代诗歌本身就是处理现实问题的利器,如《左传》襄公二十七年记载的“赋诗以观其志”,晋公子重耳和秦穆公就是在“一唱一和”之间达成了政治交易。

在伦理知识谱系上,与柏拉图以诗歌伤风败俗为由提出把诗人赶出理想国的观念不同,《毛诗序》对诗的评价则是“经夫妇,成孝敬,厚人伦,美教化,移风俗。”

在审美观念上,自陆机提出“诗缘情”之后,特别是经历了魏晋时代的“人的自觉”与“文的自觉”,诗性文化的政治伦理功能才有所收敛,其固有的审美功能重新得到提升。如《诗品序》所谓“摇荡性情,形诸舞咏,照烛三才,晖丽万有,灵祗待之以致飨,幽微藉之以昭告”。

由此可知,通过诗歌的学习和运用,古代中华民族不仅和西方人一样解决了人与自然、人与社会、人与自身的矛盾,而且还可以说是以一种更高级、更优雅、更文明的方式实现三者的统一。

“欲高门第须行善,要好儿孙必读书。”这本是《训蒙增广改本》中所提出的一个朴素道理,但实际上比读书更为重要的是读什么书的问题。从古至今,各种著述汗牛充栋,它们代表着不同作者的不同思考和不同观念,因而“读谁的书”和一个人“相信谁说的话”、“立志做什么样的人”以及“准备干什么样的事情”等问题都密切相关。

如同在古代不同的思想文化环境会影响一个人选择“入世”还是“出世”,在文明冲突日益加剧的当今世界,不同的“早年阅读经验”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不同个体在以后的成长中对其民族文化传统的“态度”和“认同”。

今天看来,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理性文化的霸权化,造成了当代中国人对诗性文化茫然无知甚至麻木不仁。更令人感到悲哀的是,恐怕有万分之一人曾通读过《唐诗三百首》,情何以堪。寻其原因,正如马克思所说“再美的音乐对于不懂得音乐美的耳朵也毫无意义”,由于在审美观念、审美心理、审美上的普遍“西化”,他们已很难在唐诗宋词中找到令人激动、愉快的东西。这不仅是一种莫大的悲哀,同时也是对于中华文化传统的巨大威胁。

与西方民族的“感性”和“理性”相比,中华民族的生命机能可以称为“诗化的感性”和“诗化的理性”。在前者中,“情”与“理”不相容,“情”很容易在反理性冲动中沦为“本能”与“欲望”,“理”也经常异化为一种与感性生命无关的抽象“范畴”与灰色“模式”。

在诗性文化中,其“情”本质上是一种“诗化的感性”,而其“理”则是一种“诗化的理性”。以诗性智慧为母体的中国文化心理,既不会走向高度抽象的西方逻辑系统,也不容易走向西方非理性的欲望狂欢。中国诗性文化最重要的现代性价值在于,一方面 “诗化的理性”可以节制“消费生活方式和消费意识形态”的恶性膨胀与无限扩张,另一方面“诗化的感性”又可以平衡“大众文化和娱乐文化”的“娱乐至死”。

正如古人说“诗者,天地之心”。对于中华民族而言,读诗决不是可有可无的小事,它不仅关乎华夏民族文化生命的发育养成,也关系到中国文明在未来世界中的命运。在这个意义上,大力推进少年儿童开展古典诗词的阅读与传习,承担着远比一般读书与知识教育更伟大的使命,也会产生更深刻的作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